您目前浏览 > 首页 > 新闻资讯
信息检索:  搜索    人才搜索
新闻中心
您目前浏览 > 首页 > 新闻资讯 > 成功理念 > 正文

火箭小子创业经历人生过山车

添加时间:2014-10-28 15:29:49    点击数:588    作者:    来源:福鼎人才网

中国青年报近日刊发胡振宇成长历程的报道,再次引发社会对这位90后“火箭小子”的关注。在不少人眼里,他是90后中的另类佼佼者,从小到大处处挑战着中国教育的底线:中学研制炸药差点被学校勒令退学、大学逃课做火箭、一心扑向化学导致专业课弃考挂科,等等,然而,他的身上却拥有着为那些深受传统教育熏陶的同龄人所羡慕的经历——小时候拥有一个远大的梦想,长大后把这个梦想实现了。

人们为之鼓掌,同时,更对这位年轻人的心路历程充满了好奇。就像他身上“90后”这个难以撕掉的标签一样,他毕竟只是个刚满21岁的年轻人,他的心智和其他同龄人一样,从梦想落地现实的那一刻,就面临着随之而来的蜕变。而这个过程,并不因他的公司是否以亿元估值了,是否火箭成功发射了,抑或是他是否被称作中国的“Space X”而略去。

坐在北京的实验室里接受中青报记者采访时,胡振宇偶尔刷一下朋友圈,不经意间爆出90后惯用的网络词汇,当和别人意见相悖时,他也会用提高声调来表达自己的“不认同”,而这并非他生活的全部。他不定期在广州、北京等城市“飞来飞去”。见投资人时,他会换上正式的西装、派发名片;在实验室,他又回到那个穿裤衩做又脏又累实验的年轻人。面对社会,他游走于不同状态之中,努力,有时是吃力地完成着从一个单纯的科技爱好者到一个社会人、公司法人、一个梦想践行者的转变。

“独吞成果”、“高调揽功”的骂名从何而来

在大学,胡振宇说自己是名科技爱好者,但从行为上看,他更像个泡网络的大学生。那时,他接触最多的是科创航天——一个科技网络爱好者的社交网络,在其中担任3个版主的他是社群里的“风云人物”,他也十分得意地享受别人叫他“胡主任”。那是他的辉煌时代。在那个爱好者成员达4万人的论坛里,“总共也没有多少版,自己独占3份”时常让他觉得,“那时的自己很牛”。

但,频繁接受媒体采访、出镜各种电视节目的胡振宇总是不自觉中成为媒体关注焦点,将这个涉世不深的小伙子推上了风口浪尖。

胡振宇到中科院作报告时,中科院领导推门便问“谁是胡振宇”,并走过去和他握手。对于这般情景,其他团队成员心中的判断也有一个“变化”,刚开始认为这是“正常的工作分工”,后来,便出现了一些“稿子的主讲人和撰写者原本都不是他”的微辞,有的甚至认为胡振宇通过媒体在“篡位夺权”——“所有的社会支持和关注都要经过他手,通过这种方法,他逐渐掌握了资源控制权”。

一场看不见硝烟的“战争”在几个90后科技爱好者间打响了。真正的导火索是一份10万元的投资。

就在胡振宇团队面对资金短缺的困境时,一位校友因为欣赏胡振宇给了他们10万元赞助。在金钱的面前,论坛和他本人都认为自己才是它的管理者。

论坛里其他的成员申请从中拿出5万元作为经费,但在胡振宇看来,项目预算达不到,加上团队成员并没有做出任何成果,进展一拖再拖,因而只给了3.5万元,这让他背上了“资金分配不足”的骂名。

“独吞成果”、“高调揽功”、在电视上不按规定表演TATP(一种炸药)试验等等罪状让团队成员最终决定,把胡振宇从论坛里除名。

被论坛“秒踢”,刚开始,胡振宇完全接受不了这个事实,整天都想着发泄和反击,“一气半个月,做实验时拿锤子都是用力地敲”——试想一下,对于一个孩子成长过程中至关重要的港口,如今要他离开,那将是一种什么心情。他说,“科创教了我很多东西,我也为它做了很多事情”,可以说,它是他的“大学导师”,引领他走进火箭的世界。

但渐渐地,胡振宇认识到有些“幡然醒悟”的经历是一个成长过程中必有的“阵痛”和“蜕变”。

从口头上不断与人争辩到行动上直接让你看谁对谁错

当然,他处在一个“想赢得别人认同”的年龄和阶段,高关注度带来的,有盛赞也有质疑。面对后者,他总忍不住想要争辩,为自己正名。不过后来他逐渐发现,与其第一时间激动地辩解,不如自己做事,用“每个月都有成果更新”来证明自己,这让他“比以前舒服很多”。

几个月前,雷锋网的一篇文章声称获取了内幕,称胡振宇实际上是“被开除后靠批判社区博上位”,直指“胡振宇对媒体撒谎”、“缺少过硬的技术和常识”、“剽窃社区成果”等。

例如,一位叫做L君的科创航天领衔人物提出,胡振宇设计的火箭有重大安全缺陷,并且太过业余,社区讨论后决定中止发射。

文章一出,胡振宇的手机“被打爆了”。

如今对此事仍未消散怒气的胡振宇告诉记者,当时他冲进了雷锋网办公室,告诉编辑,火箭是因为空管局明令禁止发射,而自己因为“当初技术水平最差”,并没有直接参与项目技术的决定方向,只是“打酱油”的。在把编辑骂到“无话可说”后才肯离去,并且把真实的版本转发给各大媒体的记者。

他急着向大家证明,“自己不是个骗子”。

事实上,早在被科创“踢出”以后,胡振宇就陷入与科创部分核心成员的论战中。

今年8月18日凌晨1点半,胡振宇做完实验准备休息,睡前他习惯性地刷微博,突然他看到一条让他“怒火中烧”的内容,在一篇以自己口吻写作的《科创航天,我的恩师》文章里,满是对科创的不满,言辞之激烈让他自己都“吓了一跳”。

8分钟内,微博被大量转发,其中也包括科创的管理员。他意识到,微博密码被套取,自己又陷入了“是非之地”。

这些在外人看来“只是小事”的口水,但当事人胡振宇却觉得自己忍受了极大的“委屈”,他也因此失去了和自己赞助商对话的机会。

合作伙伴严丞翊评价围绕胡振宇发生的口水战时说,胡振宇骨子里不是想抢风头,“他以前比较纠结,现在看淡了。”

“说白了,就是感觉自己还没有长大,没有认识到这个社会真正可以给你带来什么东西,仍然活在自己的小圈子里”,胡振宇告诉记者,曾经的自己“自信心爆棚”,“觉得自己什么东西都会”,在意每个人的评论,得到认可就“特别爽”,得不到就不爽,还会以“求真心态”为由“花大量时间与之争辩”。

如今,他曾经那份论坛谁当版主谁不当版主的虚荣心已不存在,“瞧不起任何人”、“从发泄中寻找快感”也意识到是年轻时的一种“幼稚行为”,管理公司与中学独自钻研化学书、配比炸药并不一样,也跟大学在论坛里“比谁的技术牛”的评价标准不同。他开始“用行动证明自己”,效率、管理、规划逐渐成了他生活的主题词,“每个月公司都有进展展现出来,有更多的合作伙伴、投资者加入其中,这些足以让大家看清孰对孰错。”

他说,自己不再是那个曾经年少轻狂的玩火箭的小子,至少不全是,尽管他只是个1993年出生的年轻人。

从爱好者到管理者的变与不变

年轻,往往给人带来两种印象:一是社会阅历尚浅,经验不足,一是内心不够坚定,稍遇挫折便容易放弃。胡振宇也并未逃脱这个“刻板定律”。

但真正给他泼冷水的还是外界的眼光。媒体“你抄我我抄你”的过程成为胡振宇口中的“造神运动”,为了赶报道大潮而缺少核实环节让“不喜欢产生矛盾”的胡振宇不得不针对“创办科创航天”、“担任主席”等说法一一澄清。

“脸萌”的创始者郭列,只比胡振宇大4岁,他曾提到,创业初期面对媒体一定会遇到一些问题。胡振宇对此深有体会,他说,对于他们这些一心只为追逐梦想的人来说,有时会突然忘了,自己竟然在一个活生生的现实社会里。

如今的胡振宇每天只睡5个小时。从曾经只研究炸药的爱好者到必须完成投资者进度、接受媒体采访、一切严格按照计划和时间表进行的管理者。

这个转变的过程并不轻松。胡振宇告诉记者,他曾经和严丞翊因为一个表格折腾了7个小时,“我想用表格形式,看上去整齐干净,严丞翊却做成了一条条线的形式,看得我特别别扭”,他说,“这是我作为管理人员的重大失误”。

胡振宇有个简单的比喻,“严丞翊就像一双眼睛,他去发现很多新的、高科技的信息和观点;而我就像一个脑子,去具体地规划和统筹,但真正做出来就靠另一个合伙人吴晓飞了,把概念和数据变成实实在在的结构,他就像是一双手。”现在,分工明确的公司又逐渐加入了会计吴贤等新成员,获得了更多的商业赞助。

尽管有“胡总”的包装,胡振宇却依然是那个住在城中村、挤公交车的年轻人。尽管如此,他依然相信自己“有一天会成为一个成功人士”。


发表评论
目前共有 0 条评论
特别声明: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
用户名: 请先 登陆注册
验证码:

福鼎车盟速贷
最新评论
Copyright(C)2003-2010 福鼎市新闻中心主办 福鼎市雅索公司协办运营 常年法律顾问:福建惠尔律师事务所
咨询热线:0593-6122009 E_mailto:webmaster@fdren.net
国家版权局证号:闽作登字13-2008-L-0517号
国家信息产业部ICP备案号:闽ICP备19001154号